首页 > 巨人之王 > 序章 噩梦开端

我的书架

序章 噩梦开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嘀嗒!”一滴水沿着长满绿苔的墙壁落下,使用昂贵而又特殊的材料制作的墙壁,此刻也已经被时间腐朽。

  观察这内部样式,看起来像是一个古老的祭坛,幽暗的祭坛上闪烁着阵阵绿光,此刻一位高达七米的巨人站在祭坛旁边,高大的身形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其巨人的身份,而这等高达七米的身高在巨人一族中也非常罕见。

  “玛德,这次的成果呢?”舍尔曼沉冷地站在祭坛之上,对着一面镜子说话,语气不带一丝情感。

  对于巨人国度的王来说,他的日常便是以绝对冰冷的姿态处理事物,偌大的国度不允许他掺杂一丝情感,当然,他本身性格便是如此。

  “成果?伟大的巨人国王,你应该明白这实验有成功便有失败,不可能次次都成功。”玛德摸了摸她身边的白猫,和舍尔曼用魔镜联络的她根本不害怕这个巨人国王,哪怕这巨人国王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传说级。

  这位传说级的巨人国王想要通过魔镜杀死她,还不够,毕竟她的实力也不弱。

  对于曾经行走在生与死之间的女巫来说,只要不涉及生命那便不需要多思考。

  她老了,反倒是比年轻时更在乎自己的生命了。

  “何况,实验也并非全然失败,你现在身上的力量,不就是实验的成果吗?”玛德笑了笑,身边的白猫打了个哈欠,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白猫是红蓝异色瞳,瞳孔中闪烁着妖异。

  “我把自己的子嗣都交给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舍尔曼冷哼一声,显然对这种结局不满意。

  巨人刚出生的婴儿,体内尚未觉醒的巨人之力正在孕育成长,这种情况下是最适合用来进行实验的。

  “很抱歉出了点意外,国王陛下。”玛德顿了顿,这种情况连她都很少见,身为人类大陆里臭名昭著的女巫,她深谙人体实验之法,但这种情况属实罕见。

  “意外?”舍尔曼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孩子,那是他多个子嗣中唯一一个觉醒出加剧力的孩子。

  “就是那个您取名为路易的孩子。”玛德摆了摆手,白猫马上从桌上叼了一本本子,送到玛德面前。

  玛德翻开了本子,泛黄的书页上还有刚刚记录下的笔记。

  “这个孩子被剥离了血脉,但是却没有死亡,只是失去了巨人的体型,就好像是普通的人类孩子。”玛德颇有兴致地说道。

  每发现一个不为人知的案例,总是能让发现者兴奋,毕竟,是第一个。

  玛德一挥手,魔镜上出现了一个正在酣睡的男婴,仅仅显现了几秒,画面又回到了玛德那边。

  若只是这么观察,这男婴真就如同普通人类的婴儿一般,完全和巨人的孩子不搭边。

  “没死?”舍尔曼脸色一怔,突然狠戾道:“这个孩子不能留,杀了。”

  “国王陛下,这不太好吧?”玛德面露难色,劝说道:“好歹也是您的孩子。”

  “沾满人血的你,有这好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舍尔曼冷道。

  “你若是缺少实验材料我自然会提供给你,但是路易不行,他必须死。”

  “这孩子到底流淌的是我巨人皇室的血脉,如今更是失去了巨人的体型,万一被外人知道,你会死。”舍尔曼突然气势一狠,来自灵魂的冲击冲向了魔镜内的玛德,舍尔曼传说级的实力哪怕隔着魔镜,不知多远的距离,依旧让玛德的心脏一停,仿佛被一辆高速行驶的魔法道具冲撞到。

  舍尔曼自然不会死,他是巨人国王,他有的是在巨人国度一呼百应的号召力,没人会相信一个臭名昭著的女巫,更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国王会和女巫有交易。

  何况,在融合了玛德实验成果后的舍尔曼,实力大增,天下间难逢敌手,在崇尚武力的巨人国度,他的宝座极为稳固,何况他的子嗣都未成长起来。

  有天赋的子嗣已经被他送到了玛德这里进行实验,至于被检测出来天赋不足的,自然乖乖呆在宫殿内成长,做他们的皇子。

  舍尔曼根本不在乎巨人国度皇室的后裔会越来越差,他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本质便是为自己牟利。

  巨人一族除了天生体型庞大外,还伴随着三种奇异无比的力量,正是这三种巨人之力,让巨人国度自上古以来便没有种族敢去挑衅。

  可惜的是,巨人一生只能觉醒一种力量,而这三种力量的强大自然导致有些巨人想要同时得到三种力量,却从来没有成功。

  于是,舍尔曼动起了歪心思,他联系到了从人类大陆逃窜来的玛德,与她进行了交易。

  他负责提供巨人的婴儿供玛德进行人体实验,同时又将自己刚诞生的子嗣送给玛德,让她提取自己孩子体内的巨人之力。

  他的孩子身负巨人皇室的血脉,巨人之力大多要比其他巨人的婴儿更纯粹,更强。

  他的体内已经同时存在“具象力”和“神通力”两种巨人之力,而路易体内便是被检测出是最稀有的巨人之力“加剧力”。

  巨人国度通常都是在巨人的孩子在十五岁的时候检测到底是哪种巨人之力,因为这个时候巨人体内的巨人之力几近成熟。

  具象力,便是自然中的一切属性,例如焚烧万物之火,罚恶之雷等等,觉醒了具象力的巨人便能掌控这些元素,不需要人类那样学习魔法,只需要后天锻炼,慢慢提升即可。

  神通力,是巨人之力中最常见的力量,是指最纯粹的身体素质和力量提升,神通力到极致,据说可以将海洋劈开,一拳制造千米深渊裂缝。

  而三种巨人之力中最稀少,也是被崇尚武力的巨人奉为最强之力的加剧力。

  这种力量是粉碎和破坏的代名词,传闻每当有巨人觉醒出加剧力,那必然会成为巨人国度中最骁勇的战士。

  加剧力和神通力看起来相似,实际上却又截然不同,至少,以目前的记载,这俩种力量的上限是完全不同的。

  加剧力,没有上限。

  这三种巨人之力足矣让任何人为之疯狂,但是非巨人之躯根本无法得到这种力量,舍尔曼本身觉醒的便是巨人之力中常见的神通力,身为巨人国王的他自然不甘心。

  和玛德的交易让他又获得了具象力,获得了操纵元素的力量,配合他神通力强大的体魄,让他莅临这世界的顶峰之一!

  “国王陛下,我查阅了巨人的典籍。”玛德调整了一下状态,勉强撑起微笑,但额上的汗水出卖了她表面的镇静。

  舍尔曼收起了气势,等待玛德接下来的话语。

  “我发现,三种巨人之力中,加剧力是最少描述的,甚至可以说没什么描述。”玛德说道。

  “那又如何?我只需要获得这种力量就行。”舍尔曼抬起了手,充满力感的手掌握紧。

  牢牢一握,那种力量,他必须要得到!

  “我怀疑,这种力量会不会是独一无二的那种。”玛德思索了一下,连忙翻了翻桌子上最左边的典籍。

  “不,巨人是一个种族,不应该出现独一无二的东西,只能说加剧力非常稀少,很少有巨人能够觉醒这种力量。”玛德翻了翻手里的典籍,突然咧开了嘴。

  “国王陛下,不如将这孩子,托付给您认为值得信任的人去照顾。”

  舍尔曼的脸色一变,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国王陛下,加剧力实在太稀少了,我们交易这十几年来,您送来几十个婴儿,包括您的子嗣,根本没有婴儿觉醒加剧力,路易可能是唯一的机会。”玛德的话冲击着舍尔曼的心脏。

  舍尔曼的神情一怔,不是他的良心发现,而是他的贪婪作祟。

  是啊!加剧力实在太稀少了,这可能便是他唯一的机会,若是杀了路易,谁知道下一个身怀加剧力的婴儿什么时候出现。

  “可是,他的血脉被剥离,还有可能使用加剧力吗?”舍尔曼皱了皱眉头。

  若是无法再使用加剧力,那将毫无意义。

  “不清楚,但,我认为值得一试。”玛德从未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实验,她承认她也有私心在这里面:“刚出生就被剥离了血脉中潜藏的力量,还能活下来的婴儿我只见过这一个,这就是奇迹!”

  几十个巨人婴儿,被剥离血脉后还存活着的,只有路易一个,哪怕是之前舍尔曼送来的另外几个他的子嗣,也逃不过死亡。

  说明这和巨人皇室的血脉无关,这是这个孩子天生独有的潜力。

  “你将他送来,我自然会安排好。”舍尔曼沉思了一会,最终心中的贪婪压过了可能事情败露让他身败名裂的后果。

  “好的,国王陛下。”下一秒,玛德那边切断了联络,舍尔曼也挥去了魔镜。

  他渴望得到加剧力,同样他也害怕事情败露,但他已经找好了借口,这件事只要玛德不说,他有的办法圆过去,毕竟玛德手里肯定掌控着他的一些证据。

  他认识的玛德没有那么愚蠢,玛德手上必然有他的一些把柄,只不过现在俩人互帮互助,相安无事罢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

  舍尔曼眼睛一眯,看向了旁边祭坛里安静躺下的女人,过了片刻,他走了过去,抚摸着女人的脸庞。

  金色的发丝垂落,冰洁玉肤,吹弹可破,虽然已是四十容颜,但就像是二十几岁的少女一般动人。

  娅娜尼亚,巨人国度的皇后,也是巨人国度中最美的女人,而她的父亲也是巨人国度的重臣,掌管一支巨人军队。

  路易这个名字,也是她事先起好的。

  “娅娜尼亚,为什么你不能收好你的好奇心。”舍尔曼冷冷地说道:“我不是说,我们的孩子被我送去另一个地方成长了吗?”

  “既然你知道了一切,那就在这里睡下吧,你放心,我会找一个人替代你的,替代你的位置,替代你的容貌,你的一切。”舍尔曼突然说出一个令人胆寒的话语。

  另一边,玛德看了看正在酣睡的路易,眼神中闪过不易察觉又不一般的感情。

  她的活物实验最后从来没有一个活物,这是唯一一个幸存的,还是一个婴儿,望着这个婴儿,她感觉这就像是她的孩子一样。

  她是杀人无数的女巫,她是臭名昭著的女巫,但她已经老了,她需要一个传承者,谁说男人就不能当女巫了,实在不行,叫男巫也行。

  对于玛德来说,只要能继承她的本事,叫男巫也无所谓。

  “小路易,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造化了。”玛德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猜测,她的人体实验在十几年来,几十个巨人婴儿的实验下,几乎不可能存在失误。

  唯一的解释就是,加剧力是一个巨人独一无二的能力,只能存在于一位巨人身上,当这种力量出现时,便不可能出现另一位同样拥有加剧力的巨人。

  典籍上也确实没提到有两位巨人同时拥有加剧力。

  但若是让舍尔曼知道,路易必然不能活,而舍尔曼的嫉妒也不会让任何一个觉醒加剧力的巨人婴儿存在。

  或许是因为路易是玛德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经历人体实验还活着的婴儿,所以玛德对路易带有别样的情感。

  “人老了,就是多愁善感。”玛德摇了摇头,若是她年轻时候,哪会想那么多。

  “玛德,我想吃小鱼干。”异色瞳的白猫跳到玛德旁边,突然出声道。

  “自己拿。”玛德撇了一眼白猫,视线重新回到了路易身上。

  “爱,终究转移了。”白猫心里有些苦涩,只得自己打开一个柜子,只因为前肢不够长,扒拉了好几下才拉开柜子。

  呆坐着的白猫愣了一下,看着上方的柜子底部,又看了一下视线不在它身上的玛德,表情仿佛受到了什么沉重的打击一般。

  “大意了,我爪子够不到。”

  玛德坐在了椅子上,看着自己桌上数本厚重的笔记,这些便是她的毕生总结。

  其中有她所学习的魔法,实验的笔记,还有她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当她年迈时,体力渐渐跟不上了,她无心疲于奔命,也倦了,于是逃离了人类大陆,到了巨人大陆,没想到却还是被舍尔曼找到。

  她和舍尔曼达成了协议,只要她帮助舍尔曼完成这个人体实验,舍尔曼便会保她后半生无忧。

  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实验完成之时,便是她身死之时,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

  实力达到传说级的舍尔曼远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女巫可以对抗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实验的完成。

  她的实力自然不错,加上各种怪异的魔法,这就是她可以次次躲过人类追杀的理由,但她和传说级依旧隔着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

  “哦吼吼,我以前还去过这种地方。”玛德看着笔记上记载的一处地方,好像是在大海的深处,笔记旁边还有一张图画,是她利用魔法道具刻画下的。

  那里五彩的珊瑚环绕,各种各样的鱼类欢快地游着,偶尔有几只小虾小蟹跑过。

  五彩的珊瑚洞里,偶尔还会咕嘟咕嘟冒出五彩色的泡泡,美轮美奂,玛德身处一个白色的泡泡球内,看着这一切。

  书本合上,玛德结束了今日的阅读。

  每日一看自己曾经的过往,是她如今每天最喜欢的事,哪怕其中记载的大多不是什么好事。

  “真希望,我还能再去看一眼那些美景。”玛德有些沧桑的面容不由得多了些感伤。

  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依旧会成为人类大陆上人见人怕又人人喊打的魔女玛德。

  她这一生,何尝后悔?

  至少,她的经历要比所有平稳生活的人要精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需要后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