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巨人之王 > 第十章 暴躁的舍尔曼

我的书架

第十章 暴躁的舍尔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国王陛下。”艾金森单膝下跪,右手握拳放于心口,以示对巨人之王的效忠。

  看着艾金森的动作,舍尔曼微微露出笑容,双手托起艾金森的身子。

  “你可知我为什么这个时间还在这里?”舍尔曼不经意说道。

  舍尔曼没有自称本王,而是用了平常人家交流之时用的“我”字,这其中也表达了舍尔曼对艾金森的拉拢之意。

  艾金森一怔,他不知道舍尔曼为什么这个时间段还未休息,就好像是在刻意等他一样,这个问题他还真答不上来。

  “哈哈,不用这么拘谨,艾金森,说说吧,为什么来这里找我。”舍尔曼哈哈一笑,坐在书房内的主座上。

  舍尔曼举起手一指,示意艾金森坐在刚才仆从端来的座椅。

  这里是巨人宫殿的书房,传闻巨人宫殿的书房里有着记载巨人国度所有历史的古籍。

  “国外陛下,我不是有意探测您的行事,只是关于路易……”艾金森话语有些犹豫。

  “开口就是了,我说过了艾金森,你不用那么拘谨。”舍尔曼喝了一口桌上的茶。

  茶这种东西,让他小口小口抿着喝,再去体会那种回味的香气,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舍尔曼听到路易的名字,舍尔曼的心里毫无波澜,意料之外的平静。

  听到舍尔曼的话,艾金森吐了一口气,面对所有巨人的王,信仰,哪怕是艾金森也不免有些紧张。

  于是,艾金森便将路易撞破卢瑟等人的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不过他毕竟不在场,很多事情只能通过路易的口述来描述。



  听完,舍尔曼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倒是有些打趣地反问艾金森。

  “艾金森,你觉得我会偷偷摸摸做出些什么事情呢?”舍尔曼饶有兴致地反问道。

  “我自然不敢揣测国王陛下的考量。”艾金森回到。

  巨人国度之中,不仅仅崇尚武力,更崇尚巨人国度永远不变的皇姓——艾伦斯特。

  舍尔曼可以和艾金森如同朋友那般没有包袱的交流,但艾金森怎么样也无法像舍尔曼那样轻松。

  除非艾金森的地位高于或者平于舍尔曼,但在巨人国度里这是不可能的。

  巨人之王,大于一切!

  “那些确实是婴儿,但都是经过了婴儿父母的同意,里面还有我的孩子。”舍尔曼骗了艾金森,不是害怕穿帮,他根本就不担心,反正他本就打算对艾金森锻造铺出手,此刻他只是为了让聊天继续下去罢了。

  如果说聊天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他是舍尔曼,他是巨人之王!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您的孩子?!”艾金森惊呼着,此刻他彻底放下了心来,完全忘记了正常手段得来的孩子为什么会用麻袋装着,还有为什么要晚上偷偷摸摸地办事。

  有时候很多细节都会因为紧张等等因素而忽略,艾金森此刻就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我还真以为……咳咳,没什么。”艾金森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

  “所以你是不是以为我偷偷地做了些什么事情?”舍尔曼笑了一声,内心补了一句:“你认为的没错。”

  多年前他就想杀了路易,但没想到玛德阻止了他,这么多年过来了,一点研究成果也没有,他对路易的忍耐早就到了极限。

  “没有,绝对没有,国王陛下又开玩笑了。”艾金森尴尬地笑了一下。

  突然间,舍尔曼书房内的一本被布掩盖的魔法书发出了金光。

  舍尔曼眉头一挑,艾金森也识趣地转过身去。

  舍尔曼拿起魔法书打开一看:路易逃走,活捉三名锻造师。

  看到这里,舍尔曼扶着额头,面色不善,若非艾金森还在这里恐怕他早就大发雷霆。

  看着舍尔曼的样子,艾金森小心翼翼地问道:“国王陛下,您是不是有什么要事,要不我先离开?”

  看着艾金森的样子,舍尔曼心神一动,连忙拦住艾金森,说道:“别,你先坐下。”

  “那好吧。”艾金森感到一丝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舍尔曼看着艾金森的样子,突然问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艾金森,兄弟,家人,和巨人国度的荣耀,你来选择你会选哪一个?”

  听到舍尔曼的话,艾金森愣了一下,思忖片刻后回答:“若是触及巨人国度的存亡,那必然是巨人国度重要,但若是……我恐怕会选择家人兄弟。”

  “很抱歉,我的国王陛下。”艾金森右手再次放在心口,表示歉意。

  “哈哈哈,不愧是你,艾金森,我没看错你。”舍尔曼先是一顿,后来又是一阵大笑,看的艾金森不明所以。

  殊不知,艾金森的回答就是舍尔曼最想听到的。

  他本身是想看用最温和的办法,也就是控制人心的魔法来让艾金森为自己锻造龙的铠甲,这种东西玛德最擅长。

  但现在事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还活着三名锻造师,这些可都是艾金森的兄弟,舍尔曼觉得以这三名锻造师的性命为由,艾金森不可能不从。

  一想到这里,舍尔曼突然猛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痛骂自己误事。

  狠人都是这样的。

  舍尔曼的神色阴郁,原本和气的脸部突然布上寒霜,让艾金森看的有些迷茫。

  “该死的,明明这一切都有很好的办法去掩饰,是我自己心急了,我太想杀了路易了。”

  这些年来,舍尔曼在书房的古籍里慢慢发现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同一时期加剧力似乎只有一位巨人觉醒,而且那个巨人好像都和巨人皇室沾了点血脉联系。

  由此推断,可能加剧力就是一种独一无二,只属于巨人皇室的力量,只要路易还活着,那就不会有其他的加剧力诞生。

  而路易已经经过了实验,结果显而易见的失败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宰了路易再生几个。

  “该死的,该死的!”舍尔曼愤怒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又狠狠地一拳将眼前的书桌砸了个两半。

  “为什么我现在变成这么暴躁,这些事情本来可以很完美的解决,我没必要那么心急就想杀了路易。”

  舍尔曼突然的暴躁让艾金森惊呼一声突然站了起来。

  “国王陛下,冷静,冷静点。”艾金森摆着手,内心一阵黑人问号。

  哦我的巨人之王,谁能来告诉我国王陛下这是怎么了?!

  或许这种变化,只能由玛德来解释,毕竟她是舍尔曼进行人体实验的唯一执行者,这也算是玛德为自己留的后路之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