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巨人之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苏珊回来了!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七章 苏珊回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路易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整个海都城的每一家门口都挂上了红色的灯笼,为了对张管家的所作所为,表达发自内心的敬佩。

  至于为什么挂红色的灯笼,则是因为左乌在整理遗物时,发现张管家小时候特别想要一盏红灯笼,只是没舍得买。

  有时候,世俗的规矩,并不能够代表一切。

  既然死者小时候有此心愿,老来也将其写进日记,那么足以说明这是真心喜欢。

  现在您逝去了,全城人为您挂上一盏红灯笼。

  左乌跪在张管家的坟前,沉默无言,周围没有一个人。

  并不是没有人愿意来悼念张管家,而是他们都想要左乌一个人静静。

  在张管家逝去之前,左乌并不在他身边。

  这会成为他一生的痛。

  手心中攥紧的破魔环,将左乌的手心捏得生疼,但他依旧使劲捏着。

  他后悔着,恨不得将破魔环丢出去。

  但这,能挽回张管家的死么?

  张管家为何而死,不就是为了这枚破魔环么?

  体内魔珠碎裂,人还有一线生机可活,但碎裂魔珠后又强行燃烧自身人脉,必死无疑。

  恐怕只有传说中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奇物才能救活,但是,他可能找得到么?

  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可以找到这等奇物,并且救活了自己珍视的人。

  “啊!”

  左乌大喊一声,随即潸然泪下。

  他用力猛锤着地面,于事无补。

  镜头不断拉向天空,人们仿佛看见海都城的上空被一片白雾覆盖,前景要么一片大好,要么被黑暗吞噬。

  ……

  鲁斯特魔法学院,院长高塔。

  苏琳眼前坐着三位有些面生的老师,因为他们已经离校数月了。

  “你们回来了。”苏琳眼神闪烁,心情复杂。

  这三位回来了,也就是说——苏珊,也回来了。

  那位络腮胡老师名叫巴托拉斯,认为络腮胡是一种艺术;声音稳重的老师名叫瓦拉,另一个中年男子名叫蔡尧。

  “辛苦了。”苏琳说道。

  三人面面相觑,有些惭愧地说道:“关于苏珊的事情,在她进入绝命谷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

  “什么?!”苏琳猛地站起。

  三人连忙摆手,说道:“别误会,别误会,苏珊平安地出来了。”

  “平安就行。”苏琳缓了口气,坐了下去。

  她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

  “只不过,苏珊进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变成俩个人了。”巴托拉斯扭捏了半天,还是说道。

  “变成俩个人了?”苏琳歪了歪脑袋。

  “还是个男人。”蔡尧补充了一句。

  “什么?!”苏琳又猛地站起。

  人生就是这么大起大落。

  男人?难不成……苏珊堕落了……

  呸呸呸!什么想法!

  苏琳晃了晃脑袋,问道:“那她现在人在哪?”

  “应该是在海都城的医院里。”瓦拉迭声道:“你还是先别去了,应该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我可没多想。”苏琳说道。

  三人以一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说:我们认识你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

  表面比谁都稳重,想法比谁都活络。

  这就是你啊!苏琳!

  “他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巴托拉斯突然说道。

  蔡尧,瓦拉沉默了。

  苏琳一愣,接着说道:“是啊!当初他建立的鲁斯特魔法学院,也成了一所有名的魔法学院了,再也不处于曾经的那般困境了。”

  “你付出得已经足够多了。”巴托拉斯摇摇头,说道。

  苏琳当初为了稳定局面,强行将自己的实力堆叠到高阶,代价便是她此生的实力将永远固定在高阶一星,永远无法提升。

  她的天赋绝对远不止高阶一星,但是她等不起,她没有办法。

  终于,鲁斯特魔法学院已经稳定下来了,而她的实力却永远无法在提升了。

  这相当于她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开始停滞不前了。

  “那你们这是打算来?”苏琳问道。

  她知道,他们三人此番前来,必然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他们都是当初在鲁斯特建立之初便一直在的老师,可以说,他们也为鲁斯特付出了青春。

  “我们想辞职。”巴托拉斯,蔡尧,瓦拉声音极弱地说道。

  不过,哪怕他们的声音再轻,苏琳还是听到了。

  苏琳听到这里,一笑:“你们为鲁斯特已经付出了很多,自然不能再让你们约束在这里,如果缺钱,可以来找我,如果缺住处,鲁斯特的宿舍空房间还是有的。”

  “你们和他一样,一样有梦想,这么多年,辛苦你们了。”苏琳歉意地说道。

  “既然知道我们辛苦了,还不快把我们宿舍条件提升上去!”瓦拉笑道。

  “一定,一定。”苏琳走向窗边,看着一眼可以望尽的鲁斯特,呢喃说道。

  ……

  “他的眼皮子动了,手也动了,连心脏也开始跳动了!”一人在路易的床边惊喜道。



  众人被他的话语吸引过去,还有一人骂道:“肯尼迪!路易的心脏本来就在跳!”

  心脏不跳,那人不早就死了么!!

  彭岳无语道。

  肯尼迪已经恢复了些许精神,虽然还是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只要好好养着,总会恢复的。

  精神方面的创伤要比身体上的伤口更难以治愈。

  好在,德伊的实力和肯尼迪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也是因为一时大意,才会被重伤。

  毕竟,德伊的主修属性应该是木系,突然使出精神系魔法,着实打了肯尼迪一个措手不及。

  房间里除了彭岳和肯尼迪外,还有两个人。

  苏珊看着床上躺着的路易,眼神复杂。

  “数月不见,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你就躺床上了。”苏珊无语道。

  悲伤?不可能的,人这不还没死么?

  左乌忙着处理张管家的后事,目前没有闲暇功夫来看路易,另外,埃里克和米娜据说在之后,算是正式在一起了。

  他们来看望过几次,不过路易都没醒来。

  这几天,恐怕埃里克还忙着应付米娜的父亲呢!

  面对自己的女婿,恐怕每一位父亲的关卡总是最困难。

  养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黄花大闺女,谁知道你是不是说了几句甜言蜜语就给她哄走了!

  自家的猪有多蠢,当父亲的可能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