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修为被封开始 > 第八十六章 振军威将军对阵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六章 振军威将军对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依城南,林中。

  时不时传出一阵沉闷声响,伴随着一声声轻喝,每一次碰撞声响起,都得震得四周的枝叶沙沙的响。

  一片空地之上,落叶铺满,尘土弥漫在空气之中,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两道人影不断碰撞着,身形在空地之上来回兜转,时而红光闪耀,时而白芒掠过,拳脚相击带起的闷声穿插在光芒闪耀中,可见这二人斗得正是激烈。

  一枪扫过,苏圣元喘着粗气,握着逐云枪的手颤抖着,显然已是精疲力尽,但眼中坚毅的目光依旧死死盯着身前的身影,战意凛冽。

  看着扫来的一枪,莫洛微皱眉头,苏圣元远比他想象的更难缠,心中难免感叹,不愧为沙场征战半生的将军,果真有些本事!

  滚伞侧挡向这一枪,手腕一转,连带着整个寻花伞都转动了起来,刚好将苏圣元刺来的一枪牵引向了一侧。

  尽管一直在尽量减少消耗,但被苏圣元拖延到现在,莫洛一身内力已是消耗了三成,虽说相对内力几近枯竭的苏圣元而言少了很多,但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大消耗了!

  那些人到现在还没回来,恐怕……最坏的结果已经出现,莫洛一边压制着苏圣元,一边将自己的精神力扩散四周,如果冷寒天出现的话,他是能够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的,这就是武尊之间的感应。但直到现在还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想来冷寒天也没有出手,不过,越是如此,莫洛心里越发有些急躁,总觉得有些不安。

  瞥了一眼气喘吁吁的苏圣元,莫洛知道,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且不说将尽的内力,光是体力就在替柳川拦下自己时消耗了不少,能坚持到现在已属不易。心中思量着,是否该在冷寒天出手以前先解决了苏圣元呢?

  可想要杀了苏圣元也并非易事,最起码还得耗费两成内力,而苏圣元一死,冷寒天必定会对自己穷追不舍,到时候以自己的五成内力,恐怕到头来还得载到冷寒天手中,如此,属实有些不值!

  就在他思索之时,突然,一股莫名的气势从远处传来,莫洛下意识地顿了一下,手中动作一慢,恰好被苏圣元抓到机会,一个闪身拉开了距离。

  莫洛却是没有去管闪到一侧的苏圣元,目光扫向远处,刚才那股一闪而过的淡淡气势,定是冷寒天,唯有武尊级强者才能够将自己的气势一瞬间散发到这么远的距离!

  没有迟疑,莫洛瞥了一眼苏圣元警惕的目光,腿一蹬,急忙朝着洛依城方向奔了去,既然冷寒天出现了,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冷寒天要是出手,恐怕那些魔越军士都得遭殃,在场的人,也唯有自己能够挡得住这威名赫赫的洛依城城主了!

  看着莫洛匆匆离去的背影,苏圣元眉头颤了颤,深吸一口气,也急忙追了去,虽说现在自己已经是灯枯油尽之地,但总归还是能够帮到冷寒天一点的,三军作战,岂能少了他这将军!

  ……

  洛依城,南城门。

  伴随着一声沉喝,一道身影径直越过城门,磅礴气势瞬间席卷过这近千人的魔越军队,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仿佛要将他们每个人都压垮。

  好在压力一闪而逝,只是给他们留下了淡淡的压抑感,紧接着,便听到一声闷响,一道身影稳稳落在了被他们围在中间的萧青和叶清梦身旁。

  一身淡蓝色长袍无风自动,腰挎一柄长剑,剑鞘呈青蓝色,透露着森森寒意。刀削斧凿般俊毅的面庞,带着几分生人莫近的冰冷韵味,剑眉锋目中满是怒火。

  没有去理会四周被萧青“唤风术”吹乱的魔越军士们,而是转身看向了倒在叶清梦怀中的萧青。

  叶清梦见过冷寒天一面,自然认得冷寒天,也知晓他和萧青之间的关系,见冷寒天投来目光,带着几分哭腔,焦急道:“叔叔,萧大哥他……”

  说着,已是泪流满面,她不过十二岁的年纪,虽然性子要强,但终究只是个孩子,柳川不在身边,萧青又晕了过去,无助的她此刻看到冷寒天,无异于黑夜中看到曙光。

  看着女孩儿脸上的泪水,冷寒天不由得想到了冷如烟,眼底闪过几分柔弱,抬手摸了摸叶清梦的头,轻声道:“他没事,只是消耗过度晕过去罢了,你们待在这里,其余的交给我!”

  冷寒天这么说,叶清梦慌乱的心安稳了不少,点了点头,便继续看着怀里的萧青,少年眉清目秀,尽管面色憔悴,但还是没有影响到他的英气,双目紧闭,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倒像是睡着了一般。

  冷寒天最后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孩子,不知为何,脑海中恍惚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片刻后,转回身来,脸上已是深沉如雨。

  见冷寒天回过头来,那些魔越军士如临大敌,矛盾挺立,都绷紧了神经,警惕地注视着冷寒天,生怕他出手。之前被萧青一股风吹散了阵型,不下二人瞬间丧命,更有三十多人受了伤,但所有人还是在第一时间补充起了阵型,只是这一次并没有散开,而是归于一处,组成大阵,严阵以待!

  瞥一眼众人,冷寒天轻哼一声,沉声道:“魔越……好!当真是好!”

  不待他一声落下,远处便响起了一阵叮叮咚咚的马蹄声,紧接着,便是一连串整齐划一的踏步声,咚咚声响彻天际,从洛依城中一路传至城外。

  听声,那些魔越军士尽皆神情肃穆起来,他们知道,是南凉军士到了,这是洛依城的军马!

  果然,不出片刻,随着“吱呀~”一声,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顿时,一队黑压压的骑兵冲了出来,喝声连成一片,更显勇猛气势。紧随其后,好似无尽的步兵齐齐跑出,长矛短刀闪亮的光芒汇成一处,凛冽而充满寒意。

  不出片刻,大片的南凉军士涌出城外,径直围向那不过区区千人的魔越军队,将所有退路都截堵了起来,各自搭弓拉箭,眼中的杀意分明是想把这一众魔越军队统统歼灭!

  此刻,魔越军士心中分外慌乱,四周围着他们的南凉军士少说也得有七八千人,这样的对比情况,很可能一次碰撞他们这些人就得阵亡大半。更何况,南凉军队还有冷寒天这样的武尊级强者压阵,而他们……莫洛如今或许还在和苏圣元纠缠,一时半会儿能不能赶得过来还难说,没有主心骨,士气又怎能高涨的起来!

  那士级最高的军士自然成了最高的领导者,心里虽慌,但却不能表现出来,察觉到己方士气低落,急忙喊声:“兄弟们,南凉欺我魔越已不是一天两天,如今更是夺我至宝,我们身为魔越军人,当誓死守卫魔越尊严,今日,纵是一死,也要让这些南凉狗贼见识见识我魔越男儿的气魄,犯我者,必诛!”

  喊声落下,男儿气魄尽显其中,他更是扬起手中佩刀,目光中的坚毅之色顿时感染了在场所有人,一时间,众人纷纷扬起手中兵刃,齐声喝道:“我等愿守卫魔越神威,粉身碎骨,在所不辞!杀!杀!杀!”

  嘹亮而雄浑的声音响彻云霄,惊散了阴云,每个人的胸中都热血激昂,正是志气方刚,当显男儿本色!

  冷寒天冷眼看着这些人,胸中也有激荡,哪怕身处敌营,他又何尝不为这些悍然赴死,毫无畏惧,将满腔热血挥洒战场的军士们心生敬畏。南凉军士也好,魔越军士也罢,数到头来终也是同一片土地上生存的苦命人。他们无法阻挡国与国之间兵戈见戎的冲撞,无法避免颠沛流离的行军生涯,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一条命,去守卫心中无上的理念,守卫他们的故土家园!

  冷寒天心中感叹一声,先前的仇恨之意在这一刻消散全无,倘若有可能,他又怎么会愿意沾染满手鲜血,可世事总归如此,命何曾由过自己!

  可他不能手软,他并非一人,他的身后,还有近万名军士在等着他的命令,还有那家园中无数妇幼老小、无数贫苦人民在支持着他,还有那繁华帷幕背后冰冷的皇宫在看着他!

  心中长呼一口气,目光一凛,冷寒天缓缓提起手中的剑,厉喝一声:“众军士!”

  近万人齐声喝到:“有!”

  “魔越闯我南凉圣域,罪当何?”

  “杀!杀!杀!”

  众军齐喝,战马长嘶,一声更胜一声,战场之上,军声嘹亮,便是士气所在,堂堂万人军马,怎能弱于这区区千人之军。

  “众军听令,杀!”

  冷寒天厉喝一声,手中长剑悍然出鞘,便要冲入敌军阵营,但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从远处传来,顿时止住了众军的动作。

  “住手!魔越莫洛在此,何人胆敢杀我魔越军士!”

  声音落下,一道猩红之影从远处窜来,手一挥,寻花伞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内力借伞涌出,顿时化作一道红色弯刃,径直朝着冷寒天斩来,杀戮气息带来刺骨的寒意,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意味。

  面对同等境界莫洛的一击,饶是冷寒天也不敢轻视,手中长剑猛地挥斩,内力凝成一道淡蓝色剑罡,迎上莫洛挥来的弯刃。

  顿时,一声轰响传出,剑罡碰上弯刃便瞬间碎裂,但在下一刻,那些破碎的剑刃竟是化作星星点点的冰碴,迅速覆盖在了弯刃之上,只是一瞬,便将莫洛挥出的弯刃全部覆盖,猩红色的弯刃表面被一层晶莹的淡蓝色冰膜笼罩起来,像是失去了和莫洛的联系一般,径直朝着下空坠落。

  整个过程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冷寒天便化解了莫洛的一击,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莫洛的身形也闪掠而来,稳稳落在了魔越军前,望着不远处的冷寒天。

  见莫洛没有再出手的意思,冷寒天下意识看了一眼莫洛身后,并没有其他身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同样还有一些担忧。

  似乎是看穿了冷寒天的心思,莫洛笑了笑,开口道:“冷城主不必担心,你的爱将有些累了,我的手下正侍候着他休息,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到!”

  冷寒天轻哼一声,自然认出了眼前这一袭红衣的青年便是威名显赫的血雨探花-莫洛!在对莫洛年轻有为的实力感慨的同时,对这青年得警惕也在这一刻提升至最高。

  “哼!既如此,我是不是该谢谢你莫少侠了?”

  莫洛一笑,微施一礼,道:“冷城主说笑了,莫洛素来敬佩冷城主,奈何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见,果然英雄!”

  冷寒天又是一声冷笑,虚抱一拳,道:“莫少侠客气了,不过,朝廷从未告知于我,会有魔越友军前来,怎么莫少侠深夜带着如此多的人光临我洛依城,我这城主却是毫不知情,还请莫少侠给我一个解释!”

  “冷城主息怒,这些弟兄都是仰慕城主您的英勇,所以,他特意带他们前来拜访一下城主您,未能事先知会,还请城主莫怪,切莫伤了你我两国的和气!”

  冷寒天面色阴沉,他哪里会不知道莫洛这敷衍之词,虽说他也不愿意挑起两国争斗,但魔越冒犯在先,如果就这么让他们安然离去,岂不是抹了南凉的颜面!

  “莫少侠此言似乎有些牵强,你们大张旗鼓兵临我洛依城下,更是先伤我南凉人士,后又阻拦我南凉将军,刚才又欲强杀我儿,这……不需要解释吗?这就是你们送给我的见面礼?”

  话到最后,冷寒天整个人透露着一股淡淡的杀意,言语冰冷,似乎没了耐心。

  察觉到冷寒天的杀意,莫洛目光一沉,自知今天的事恐怕是难以善终,当下也扔掉了先前那副伪面孔,沉声道:“冷城主,难道你今天真要撕破脸面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