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从睡醒后开始 > 02 赶鸭子上架做男人

我的书架

02 赶鸭子上架做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掀开被子,又赶紧用双手捂住我的胸,愣了两秒,才用右手使劲在自己的左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

  好疼。

  我,宋南晚,坚定的无神论者与共产主义者,一个曾立志要做法医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谭先生,果然如你所料,收到魏七小姐的绑票信了!马队长跟魏公馆那边都派人来了,催着你赶紧去呢!“

  “来来来,我伺候您穿衣服,亏前两天还满城风雨穿说魏七小姐跟那何小楼私奔了,这些可好……”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一面叨叨叨说个不停,一面从一旁的红木衣柜里取出一套衣衫,然后转过头,“谭先生,你怎么还愣着呢!”

  我?天晓得除了发愣还能做什么?

  “你是谁?”我终于发问了,咦,这个男人的声音还有些好听。话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失忆吧。

  “谭先生,你说什么呢?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宝康啊,张宝康,你最得力的助手,心腹。虽然你平日里老喜欢捉弄我吧,可是这玩笑真的开不得,再说,这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自称张宝康的男人吧嗒吧嗒说着。

  “我……真的不记得了,我什么也不记得了,你是谁?我又是谁?”我眨眨眼睛,一脸茫然。

  “谭承民,谭承民,你……你……我……我……”大概我一本正经说出失忆的事情后下着他了,张宝康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囫囵话。

  他拼命地盯着我,手里的衣服还下意识地举着,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冲到床头,把衣服往我身上一丢,然后抱着我的头上看下看,又摸来摸去,然后嘴里念念有词道:“难不成是昨晚回来的时候撞到那人时,撞伤了脑袋?不应该啊,那人可是比你还矮上一头呢?要不就是你半夜睡觉从床上掉下去?”

  “这头上一丁点伤口都没有,怎么就失忆了?不对,不对,谭先生,谭承民,你快告诉我,你是在捉弄我,这玩笑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

  他说着说着又开始摇晃起我的肩膀,不一会儿,我便觉得自己快变成摇头娃娃,为避免他继续摇晃下去,我忙说:“我真的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我的回答显然给他了致命一击,他双手停下摇晃,往后连退了好几步,喃喃道:“老天爷,这可,可怎么办?”

  别说他,我都想仰天长啸。

  左右我宋南晚今年是走了霉运了,既来之,则安之,要不然还能怎样。毕竟法医学出身,其他没学会,心理建设还是会的。

  “那个,谁?张……宝康是吧?你能不能先出去,让我把衣服穿上。”我看着自己身上的内衫,虽然身为一个……男人,但是也是可以注意个人隐私的是吧。

  “谭先生,你想起来了?对对,我是张宝康。”他惊异道。

  “那个……”我打断对面的男人,“我没想起来,你先等我穿好衣服,再说接下来的事,行么。”

  “那……那行吧。”张宝康似是被我吓住了,呆呆地往后退,然后开了门出去,关门前又道:“那个,你穿好了,叫……叫我。”

  我抱着床上的衣服,叹口气,又伸手在脸上、胸前摸了摸,当然犹豫了下扯开裤子...我迅速地扎好裤子,开始穿衣服,幸好这个男人长得不算丑?

  这么想着,我从床上跳下来,举起前面桌上那面小方镜,看着里面陌生的男人,确实脑海中那个捉住我手腕的男人一模一样,我不可思议地摸着自己的脸,甚至有一点点错觉,自己到底是宋南晚还是这个叫谭承民的男人?

  可没等我感慨太多,门口传来传来敲门声。

  “谭先生,你好了没有?我,张宝康,进来了哈。”

  “进来吧。”

  我话音刚落,张宝康已推门进来,他看我衣衫不整的样子,忙上前,不等我制止,已开始帮我系扣子,看样子平日倒是做惯了。

  “谭先生,刚刚你是吓……吓我的吧?失忆?你说这人怎么好端端会失忆呢?”他一面系着扣子,一面偷偷抬头看我,犹豫着说。

  他问我,我又去问谁?但是事到如今,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再次想起刚刚我被拉到这男人身上的情景,凭直觉,这个男人一定知道什么?而且,如果我的魂魄在这里,那么他的魂魄又在哪里?如果能够找到他,说不定能解开我在这里的秘密。

  也许是我许久不应吓到了张宝康,只听到他急叫道:“谭先生,谭承民,你不会是傻了吧?对对,我才傻,我应该去找大夫,不对不对,应该去找廖大仙,说不定是被谁下了降头,驱一驱就好了……”

  “我……那个……我这个样子,你去找谁也无用,你能不能先简单说一下,我的情况,你的情况,还有现在是什么……年代,呃,还有你刚刚说的魏……魏七小姐是什么事?”我打断他,不管怎样,得先弄清楚现状再说。

  只见张宝康听了我的话,眉毛扭得像蚯蚓,一张苦瓜脸,连连嘟囔:“哎呀呀,老天爷,你真的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这该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老爷太太也不在这儿,这该去找谁商量,真是愁死人,愁死人了……”

  他只是一个劲的嘟囔,丝毫不理会我的问话,我叹口气,给他希望道:“我虽然暂时失忆了,可也不是一定就想不起来了,你先把一切说清楚,说不定我就慢慢回想起来了。”

  “对对对,讲讲讲,说不定我一说,你就想起来了,然后再找廖大仙……”

  我揉了揉太阳穴,看来这个男人好像有个猪队友啊。

  但是不管如何,张宝康终于把这个叫谭承民的生平及和他相关的时代背景讲了大概。

  不过,有点出乎我意料的是,本来我以为我是穿越到民国,可事实上,这个时代,并不是历史书里的民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