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元再现 > 第十八章 有惊无险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有惊无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行之时还十分谨慎,不过两个时辰,王晨便四平大马的喘着粗气,恨不得大吼两声。
爬了这么久,除了阻挡前行的巨石和密密麻麻的枝叶藤蔓外,连个毛都没看到,更别提什么危险的魔兽了!合着自己这杀牛数百,斩狼上千的青峰剑,成了披荆斩棘的砍柴刀了。
又行了一阵,见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王晨向下看去,昨夜点燃的两处篝火残堆已目不可辨。远处那原本波澜壮阔的渭河,此时看去,如同乡间小河一般蜿蜒安静,至于云梦村也变成了一个绿豆大小的黑点,若不参照周围地形,几乎都找不到!
拿出罗盘,摊开地图,依靠山川河流为参考,经过数次测量计算,王晨不得不沮丧的接受一个事实,自进入莽虎之森到村长画的圆圈,以最近的距离计算,不过才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
“我日你先人板板..!”
王晨颓废的坐在地上,看着挨挨挤挤的灌木丛,不知何时是个头!照这个速度下去,别说粉骨草没有准确的位置,就算有,这样来回跑一趟,也要好几天的时间。这哪里是任务,分明就是消遣的人手段!
喝口水缓缓神,心情才稍许平静几分。村长老头或许不待见自己,但也不会拿一个任务来做幌子!
以自己长久的观察来看,NPC都有一定智商,但也分层次,像村长、卖吃食的王婶这类属于高级的,如铁匠王二牛、猎人李铁蛋、医师王**子这种属于低级的。
从某种程度来说,村长确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行使一定的权利,比如适当的调整任务的奖励,将一些随机性的任务发给自己喜欢的人,但这一切必须遵循系统的规则。
不可能一个玩家要就职法师,他却偏偏让选择战士,若是这样,他这村长也做到头了。以此推论,不谈这次任务的奖励,或许很困难或许很危险,但一定是可行的。
想到此处,王晨恢复了冷静,把水壶挂在腰上便重新出发了。到现在,自己也有些好奇,系统安排这样的任务,到底是一个怎么的旅程!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
好似系统明白了王晨心意,后面地势开始平缓起来,这一高兴就就吼了起来,反正这里什么也没有,嗓子喊破了也没人管。歌声虽然五音不全,但回荡在四周,也给自己增加了不少胆气。人多的地方生活久了,突然钻进荒无人烟的大山了,咋感觉有些瘆得慌!
又行了一刻钟,王晨一剑把前面的藤蔓劈开,突然传来扑楞扑楞群鸟起飞的声音。终于遇到喘气的了,也顾不得清理剩余的藤蔓,直接钻了过去,还未看到小鸟,却被眼前的场面镇住了。
“真是森林...还长在山顶上!”
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不见了,目光所到之处都是绿油油的草地和白色、黄色小野花,一根根笔直的大树零星的扎在大地上,几只像羚羊又似麋鹿的动作正在啃食青草,见到有人闯入,只看了一眼便撒腿就跑。只有一群长着彩色羽翎的小鸟,停留在树枝上好奇的打量着王晨,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
“我就说嘛,不可能一直爬山,原来弯儿在这里!”
短暂的失神之后,王晨拿出罗盘,确定方向后,又开始前行。
不过,这一路上再也不无聊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动物争相在眼前出现,带着孔雀羽冠的麻雀,两条腿的兔子,三只头的山鸡...更可笑的是,还看到一只呼扇着白色翅膀的迷你猪,当时就想把它捉住,可这家伙飞的贼快,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眼前的一幕幕又好气又好笑,可王晨愈发的谨慎,青峰剑握在手中便再没有放下。
越往里走,小动物越少,连鸟鸣声都很少听到,只有一棵棵树木变得更加高大,两人合抱的巨木竟随处可见,稠密的枝叶把阳光遮住,像一面巨大的盖子,把一切都捂在下面。
诡异的气氛,安静的环境,不由的让人紧张起来,直到夜幕降临,还是什么都没发生,王晨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拿出罗盘,打开地图,可周围都被树木遮挡,根本找不到了可以参照的景物,不过以行程和时间计算,估计现在离村长指定的区域已经不远了!
考虑再三,王晨还是升起了一堆篝火,漆黑的世界,那怕是微弱光明,都能给人心中带来一片温暖安定。可惜今晚,肉是没得吃了,干粮倒是够,省着点还可坚持两顿,只是水壶已经干了。
不过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这是森林又不是沙漠,一个活生生的人还能被渴死。再说明天就到了粉骨草的生长区域,五星草药是有些珍贵,但也不是什么奇珍异宝,相信并不难找。若是一切顺利,自己回去轻车熟路,不用小心谨慎,估计后天就能回到云梦村了。
一直都很烦魂残梦淡的碎嘴巴,可在这寂静环境中,王晨竟有些想念了。
对了,魂残梦淡正要对两个新人女孩展开攻势,要是能抓一只会飞的迷你猪回去,还不换十条八条黑墨鱼,一想到他那心疼的样子,王晨心里就乐呵呵的。
还有三月之期已经很近,只要魂残梦淡那黄阶初级的功法不练到四十级,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定打的他灰头土脸,让他刮目相看!
不过以他的尿性,肯定会让两个女孩观战,场面上要威武帅气,暗地里却向自己哀求乞饶,那时他的七寸被自己捏在手里,竹杠还不任自己敲!
想到大仇得报,农奴一把翻身做主人,王晨就畅快的不得了!挑一下火堆,又赶紧盘腿自修起来,魂残梦淡闷坏,难保不会有什么后招,到时可别翻了船!
夜幕渐渐落下,天边最后的一缕霞光也消失了。月光如水,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在一片草丛上,一只毛茸茸带着尖锐利爪的脚,轻轻的踏在上面,枯叶无风自起,伴随着的还有厚重的喘息声!
黑暗中,那怕一点的光芒都尤为耀眼。寂静中,连呼吸都清晰起来。
猛的睁开眼,快速的把青峰剑握在手中,咚咚的心跳声顿时加快了许多,几十双绿油油的灯火在远处闪动。王晨知道,那是饿狼守望猎物的双眼。
渭河源的黑狼偶尔也会四五成群,但不可能几十只聚在一起,还如此纪律严明。王晨不清楚这些狼的战力如何,但可以肯定是,智商绝对比渭河源的黑狼高。
王晨不动,群狼也不动,那几十双眼睛好似定格在空中的绿色灯火,诡异而安静。
没有风,除了低沉的喘息声,双方就这样对峙。直到一炷香的时间,一对绿色的灯火在空中熄灭,眨眼间,其余的也都全部消失了,好似从来没有出现一般。
森林里一如既往的安静,王晨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知道自己赌对了,若刚才仓皇逃走,那群狼定会群起攻之。这应对之法还是自己在书上看到了,没想真能帮自己化险为夷。
看来,知识就是力量,这话真不假!
险境虽脱离,但王晨也不敢就这样继续呆着了,刚才既然能来一群狼,谁知道等会儿又会来什么!
把绳子截开,做成一对简易的攀登工具,找一棵稍细的树慢慢爬上去。到了树杈上,用绳子把自己和树干困在一起,免得半夜掉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