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要是想自证清白,就杀了她。”
  高大的身影被一片白雾笼罩其中,浑身像是散发着刺骨的寒气。只见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长剑,剑尖直抵身前人的喉咙。
  正在长剑即将要刺去的时候——
  睡得正香的司昳突然被一阵吵闹声给吵醒,她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眉头仍是因为刚刚的噩梦皱着,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不由得感叹道:“今天天气,可真好。”
  念叨完突然一怔,蓝天?白云?惊讶的瞬间坐了起来,四下一看,周围尽是低低矮矮的房子,而她正坐在大太阳下,周围还隐隐约约传来烧焦的味道。
  不对啊!
  她不是双休日放假在家午睡的吗?难道是梦游了?
  这时,不远处的一个孩童跑了过来,眼看着就要一屁股坐在她身上,司昳正要躲开,低头一看却发现她的身体和孩童的身体竟诡异的重叠在了一起。
  “啊——”
  司昳发出一声尖叫,可那几个孩子就像听不见一样,玩耍的很是开心。
  起身一看,更是险些晕了过去!
  只见她双脚离体半米,赤衤果着双脚,更可怕的是,她漏出的脚面都泛着惨白和青灰之色。
  “不是吧!”
  烧焦的味道越来越浓,司昳抬起双手一看,只见手臂上身上开始出现一片一片像是被烧焦的焦褐色,还伴随着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儿。
  司昳想也不想的赶忙“飘”到了一处房檐下的背光处,这才好了一些。
  双脚离地,别人还看不见她……
  “呜呜……”司昳无助的哭了起来,好好的,正睡午觉呢,怎么就成了一只鬼了呢……
  哭了许久,除了突然变成鬼这个事实,她还发现了一个更让人绝望的事情。
  司昳看着远处街上的百姓,只见她们的穿着都不像是现代的衣服。
  要么这里是影视城,要么,她就是来古代当鬼了……
  司昳欲哭无泪,刚刚哭的两声,给她自己都吓得要死,原来鬼哭起来,真的有这么吓人!
  突然眼前放大一张青紫肿胀的脸!
  “啊!有鬼啊!!”
  另一只鬼飘了过来,二鬼一同看向飘远的女鬼。
  “她刚刚喊什么?”
  “好像是……有鬼。”
  “她不也是鬼吗?”
  “……”
  司昳捂着嘴,防止自己再哭出声,忍着太阳的灼伤一路飞飘。
  最后找了一个比较阴暗的胡同里才松了一口气。
  “喂,小姑娘挪一挪,你踩到我的头了。”
  “我的妈呀!”
  司昳刚放松了精神,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的大叫一声。赶紧飘走,再回头看去,只见她原来站着的位置下面,正有一个脑袋飘着!
  “啊!”
  司昳双手捂脸,吓得不敢再看。
  孤零零的脑袋一脸奇怪的看着司昳。
  半晌也没有听见动静,司昳好奇的松开手指缝,正看见那脑袋盯着自己,吓的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圆溜溜的脑袋上眉毛一竖,看着就像是两根烧火棍儿:“怕什么啊?!没见过脑袋啊!”
  司昳犹如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见过见过,就是没见过单独的脑袋,呜……”说着就要哭出来。
  脑袋白了一眼司昳:“妇人之见!我这个脑袋还算完好能看的,要是你一会儿见到了两条腿岂不是要吓的魂飞魄散啊?!”
  司昳鬼魂一颤:“两、两条腿?”
  脑袋打量了一下司昳:“你是新死的?”
  “啊?”司昳哭丧着脸:“应该是吧……”她才当鬼,一天都没到,应该是新死的吧……
  脑袋“哦”了一声:“新死的,你一定不知道,我们这野鬼里都有个宝贝,只要新死的鬼看上一眼,就会魂魄牢固。”
  “魂魄牢固?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看了它,就轻易不会被别的鬼魂吃掉,更不会被稍大一点儿的妖气给吹散!你说有用没用?”
  “那怎么看啊?”
  司昳小心翼翼的看着地上的脑袋。
  脑袋笑着说道:“过来。”然后张开了嘴。
  只见黑洞洞的嘴里,在舌头上竟长了一个人的眼睛!见她看了过来,还转了转眼珠子。
  脑袋蛊惑的说道:“好好看看。”
  司昳大惊失色:“太吓人了!我不看我不看了!”说完一溜烟的飘走了。
  脑袋赶紧跟在后面:“我这看了可有好处,小丫头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
  司昳头也不回:“你自己留着吧!吓死鬼了!”
  可不论她飘到哪儿,那个脑袋依然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最后迫不得已,司昳回身抬起脚正中脑袋,一脚踢出了一个抛物线,空中还传来那个脑袋气愤的声音。
  “丑丫头!别让我再看到你!”
  司昳心惊胆战的东躲西藏,一个下午的时间,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鬼魂。好不容易再也见不到其他鬼了,却开始觉得有些饿了。
  想不到鬼也会觉得饿……
  最后没有办法,待到天有些黑的时候,司昳只好出去寻找吃的。
  “包子,包子,热乎乎刚出锅的包子——”
  “卖梨子咯,又甜又解渴的梨子咯——”
  司昳飘到跟前,嫌恶的咧了一下嘴,这里卖的包子,怎么臭烘烘的,还能吃吗?
  这时,看到前面飘过来一个鬼,司昳看向别的地方,只当做没有看到,尽量显得自己淡定一些。
  凉嗖嗖的寒气就在她的身后,不用回头也能猜到对方正看着自己。
  司昳缓缓的向前飘去,等感觉不到寒气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正饥肠辘辘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哭嚎响起。司昳循声飘到一处院子门前。抬头一看,只见大门绑上了白布,院子里也是入目一片惨白。正对着院门的大堂,当中正停放着一个棺材。
  等等!这是什么味道?!
  好香啊!
  司昳管不了那么多,鬼使神差的飘进了院子,可刚一进去,就见到在院子的角落,飘着一排的鬼魂,吓得愣在当场!
  “又来一个吃白食的!”
  其中一个瘦小枯干的中年男鬼看着司昳不屑的说道。
  还没等司昳反应过来,只听另一个鬼魂接道:“喂!看见了吧?这里这么多鬼都等那一口吃的,你是最后来的,知道什么是先来后到吧?”
  司昳点头如捣蒜:“知道知道。”强忍着恐惧飘到了鬼群的最后面排队。
  众鬼还想为难为难她,但看挺机灵懂事儿的,就没有多计较。
  司昳就这样飘在角落,看了这家人哭了一波又一波,一个时辰后才安静了一些。慢慢饿的有些焦虑,一低头,只见脚底不知何时湿了一片。
  转头看去,站在她前面一个胖成肉球的孩童也看了过来,对着她咧嘴一笑,嘴巴里正源源不断地往出流着口水……
  另一个女鬼掰过了孩童的脑袋,揽在了怀里,整个人的皮肤就像树皮一样,皱皱巴巴的包裹住骨头,一双眼睛像是随时都能从眼眶里掉出来的一般。
  “我们都是饿死鬼,一直都是这样子。”
  “……哦。”
  司昳看向女鬼怀里的孩童,心里纳闷儿,既然是饿死鬼,定是饿死的了,应该像她一样骨瘦如柴才对,怎么反倒是白胖白胖的像是个瓷娃娃?
  女鬼眼睛看向棺材前摆放的吃食,声音阴沉:“人死了,可以是死前的模样,可以是死后的模样,也可以是自己最想成为的模样。”
  司昳闻言心里有些酸酸的,那这个孩童应该就是后者了……
  想着便抬手摸去,可却被女鬼躲开,一脸防备的瞪着她。
  司昳悻悻的收回手,尴尬的笑了笑,第一次觉得这些鬼也没那么吓人了。
  大家生前都一样,都是人。
  不久,院子中多了些身披孝布,腰扎麻绳的人,众人在哭声中,找来两根成年男子手臂粗的木棍,将棺材抬起,向着外面走去。
  一路上,白色纸钱纷纷扬扬的落在人的头上,身上、地上、仿佛像是漫天的大雪,将这家人笼罩其中。
  周围的百姓皆忌讳的躲很远,挑担卖货的商贩也放下手边的活,站的远远的,生怕沾染了晦气。
  大街一头热闹,一头是死者亲人的哭声,瞧着格外诙谐,凄凉。
  司昳和众鬼为了一口吃食,一同跟在队伍的后面。
  好不容易等到下葬,入土为安,贡品摆上,众鬼瞬间一哄而上,哪里还有先来后到……
  “喂,该到我了吧?该到我了吧?”
  司昳在众鬼身后转着圈儿,待它们散开,盘子里只剩下干瘪发黑的吃食。看着它们心满意足的表情,顿时有些委屈的想哭。
  “呜呜……”
  好好的我怎么就成鬼了呢?!我要回去!我要回家!
  哭声越来越大,众鬼惊讶的看去,半晌才明白司昳哭什么,有冷漠,有嘲笑,也有怜悯,可是都跟它们无关。
  ”姐姐,你不要哭了……”
  “娘……”孩童看司昳哭个不停,撇了撇嘴“哇”的一声,抱着娘亲哭了起来。
  司昳听见打雷一般的哭声,倏尔止了哭声,抬头看见女鬼正哄着那个女童,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司昳身前多了一个肉乎乎的小手,手上正有一块糕点。
  司昳咽了口口水:“姐姐不饿,你吃吧。”
  “姐姐吃吧。”
  “我不饿。”
  “哦。”孩童扬手将糕点扔进嘴里,咽了下去。
  司昳舔了舔嘴唇,弱弱说道:“真的,不饿……”
  可能是跟死因有关,哪怕吃过东西,它们母子仍然止不住口水,眼中永远透露着贪婪饥饿的目光。
  眼见众鬼离去,司昳还留在原地。
  孩童发现司昳没跟上,挣开女鬼的手飘了过来:“姐姐,跟我们一起走吧?”
  “走?走去哪儿?能带我回家吗?”
  女鬼飘了过来,重新牵住孩童的手:“一起走吧,一会儿天黑以后,阴差就会到街上捉鬼去地府,还有一些修仙炼道的人会为了提高道行捉鬼,你跟着我们不会被他们捉去。”
  孩童连连点头,确定女鬼说的都是真的。
  “要是被阴差捉去,不是正好能投胎转世为人吗?”电视里不就是这么演的嘛。
  女鬼看着赵箴,分不清情绪:“哪有那么简单呢。”说完带着孩童转身离去。
  司昳想也不想,赶忙跟上。虽然不知道它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想来应该不会骗她的。
  众鬼浩浩荡荡的飘到一个破房子前,这里地处偏僻,看着鲜少有百姓经过。司昳也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光是站在外面,都觉得这房子阴森恐怖。
  刚一进去,司昳便愣住……
  之前还觉得没有多少鬼,直到进了房子里,所有鬼都挤在里面,飘来飘去的,这场面,别提有多壮观……
  其中一个中年男鬼扫视了一圈,开口说道:“老规矩,一会儿天黑,无论外面有什么声音,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去,明白了吗?”在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转头朝司昳看了过来。
  司昳被看的一惊,忙点了下头:“明白了,领导!”
  众鬼一脸疑惑的看了过来。
  司昳讪讪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我明白了……”
  男鬼又看了她好一会儿,这事儿才算过去。
  只见众鬼分别找了一个地方,或躺或卧,或站着蹲着,皆开始安静不动。
  司昳心里纳闷儿:难道鬼也是要睡觉的吗?
sitemap